当前位置:主页>明星娱乐>访谈>正文

九户营造的小天堂

2017-04-15 来源:星尚网 责任编辑:xingshangpindao.com 点击:

分享到:

  12年间,玉麦乡人口从未有过增长,9户人家是如何演变而来的?这事还得从国家派来的第一批援藏干部说起。1996年,湖南常德市援藏干部卢武福踏上了玉麦的土地,时任乡长桑吉曲巴找他要枪,说印度人抢走了他家的酥油。枪倒是没有给他,但经请示西藏自治区领导,特地给玉麦乡批了7户移民指标,建起了卫生所、发电站等,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乡级架构。

  当年,桑吉曲巴从乡长位置上退下来,大女儿卓嘎继任乡长。上级还给玉麦乡派来了乡党委书记、一名副乡长,他们均拖家带口,住户数由原来的1户增加到了3户,全乡也由3人增加到18人,着实让乡里“人丁兴旺”了起来。“人多了真热闹!”卓嘎这样形容当时的情形。到了1999年,政府又为玉麦增加了两户人家,玉麦乡开始变得有人气。

  玉麦乡的每一个人都能将乡里所有人的名字倒背如流,包括那些刚刚会说话的小孩子。早在6年前,乡长卓嘎的小儿子白拉,当时还是一个小学生,面对摄像镜头时带着稚嫩的口气说:“书记一家有3个人,医生一家4个人,我们5个人,我姨妈央宗一家3个人,开小卖部的一家3个人,从扎热乡搬迁进来的两户有9个人。”

  在简陋的办公室里,扎西罗布打开泛黄的笔记本,细数了最近十多年来玉麦乡的人口变化:1999年5户22人,2001年7户25人,2006年7户30人,2009年8户32人,2011年8户35人,2016年9户32人。

  玉麦乡是个特殊的边陲乡,有许多传奇故事,又是个具有特殊政治意义的乡村。2009年10月21日,玉麦乡召开了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,玉麦乡人民代表大会举行了挂牌仪式,标志着这个全国人口最少的乡人民代表大会成立。

  卓嘎担任玉麦乡乡长后,开初心里总是充满了忐忑和恐惧。她说:“我是一个文盲,斗大的字也不识一个,怎能当乡长?”经过了第一年的不安之后,卓嘎渐渐熟悉了自己的工作。由于玉麦乡人口少,乡里的事情不是很多,再加之地处遥远,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多,除了一些必要的诸如传达上级指示精神和选举等事情之外,乡里没有更多的事情可做。

  卓嘎每年有一到两次走出大山,到隆子县参加会议。玉麦乡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行政建制,上级部门的照顾,也使卓嘎的工作轻松了许多。坚定了卓嘎担任乡长信念的最主要的原因,是老乡长、父亲桑杰曲巴生前经常说的一席话:“玉麦乡人口少,行政事务不多,但是地处边境,守卫国土才是我们最主要的工作。”

  1997年,新闻媒体首次报道了玉麦乡,卓嘎回忆当时的情形说:“那段时间,每次送信员来到乡里,都有我们的信件。”上千封信件纷塌而至,让卓嘎和央宗一时莫名其妙。更让她们奇怪的是,所有信件都是寄自内地。

  卓嘎和妹妹央宗不识汉字,便找到毕业于山南地区职业中学的玉麦乡副乡长扎西罗布,请他帮忙翻译里面的内容。原来,这些来自内地的信件绝大多数都是求爱信,这让当时处于青春期的姐妹两人既高兴又害羞。当然,这个插曲没有改变两个人的生活。后来,卓嘎和央宗相继结婚,邻近的三安曲林乡和扎热乡的两个藏族汉子成为了他们的丈夫。

  大姐卓嘎家有3个小孩:大女儿巴桑央吉、小女儿齐米卓嘎、小儿子白拉,他们现在都在外地读书,看到外面的世界,年轻人对未来都有自己的规划。她劝儿女学成后回乡里工作,可儿女们说一定要上好学,在外面找份好工作。面对儿女们的决定,让卓嘎有些失落。他的儿女们也劝卓嘎,等他们将来条件好后,就将父母接到山外过更舒适的生活,被卓嘎拒绝了。卓嘎说:“我从小长在这里,生活在这里,对这里的一草一木,我都有深深的感情,所以,我现在哪儿都不想去,只想呆在这里,一直老死。”

  在乡领导达桑的陪同下,我们来到玉麦河边的一栋二层藏式木屋前。达桑告诉说,这是次仁措姆,今年63岁。1996年,次仁措姆和丈夫扎西曲带着孙女扎西德吉,赶着自家的牲畜,从扎日乡搬到了玉麦乡,在河滩上修建了简易的房子。当时,政府发放了几头牛作为奖励,全家就在玉麦乡开始了放牧的新生活。回忆起以前的生活,次仁措姆显得有点激动,“那时候全乡就2户人,连基本的路都没有,如果要去县城,必须赶着马队穿越一片沼泽地,翻过日拉山,再经过一片陡峭的山谷,才能看到外面的世界。作为边境乡的群众,我们的职责就是放牧和守边。”

  1997年来到玉麦乡的副乡长扎西罗布身兼医生,他笑称接生才是他的主业,至今已经接生了8个孩子。在扎西罗布的大脑中,有一个清晰的玉麦户数变迁的脉络图:卓嘎和央宗分家立户,是玉麦两户“土著”人家;1996年起陆续搬来扎西曲加、次仁措姆夫妇和那贡一家,两大家庭相继开枝生叶,日见枝繁叶茂。扎西罗布的妻子群宗是扎西曲加的二女儿,其大儿子次仁曲加与大曲宗结婚,小女儿拉吉白玛与来自山外的次旦扎西结婚,如今也有自己的小孩。

  那贡一家来到玉麦后,那贡将自己的两个妹妹也“拉”进了山里,一位便是大曲宗,另一位叫卓玛拉宗,与来自曲松的白玛才旺结婚,独立门户。那贡是个典型的藏家妇女,腼腆羞涩,不愿多语。当时还不太愿意进山的那贡没有想到,玉麦飞泻的瀑布、缓缓流淌的溪流、宽广的高山草甸、浓密的树林,还有湿润的气候、充足的氧气,让她迷住了。(撰文/萧洛 供图/萧洛)